显示带有标签的帖子 好友O'Connor. 显示所有帖子
显示带有标签的帖子 好友O'Connor. 显示所有帖子

2010年5月6日

好友O'Connor与Teeder Kennedy对峙。

好友奥康纳(Buddy O'Connor)是当时出色的小球员。他回忆起1947年史丹利杯决赛的第六场也是最后一场比赛,对此感到十分遗憾。

“在第六局开始时,我正与特德·肯尼迪对峙。他是一名掘手,在对位时确实表现出色。我记得他们的防守队员习惯于冲锋陷阵,认为肯尼迪会赢得比赛,会把冰球扔向我们的尽头,但是这次却事与愿违。我把他们的末端翻转开,然后冲了过去,他们的两名防守队员都走了,只有特克·布罗达在我面前。冰球,但我先到了那里。现在他已经走了25英尺,我只是把冰球拉了过来,滑进了网中。仅25秒后我们就有了一个目标,我想:“地狱,就是这样,我们我会得分的。”但是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那是我们所得到的一切,我们输了,2-1。他们是一支更好的球队,你会尽力而为,而好人与坏人在一起。斯坦利杯决赛是香槟,输家却不喝香槟。